野马。Hugh

并不看你眼。

这一时的狂热来势汹涌
就好像全世界非他不可

委屈眼泪生生下咽,

一时都忘了一路来此的意义。


明知情绪无效,徒添戏众,却还是没能忍住稳在界限,弄假成真。

好一群衣冠禽兽。

却又能笑起来,故作平淡,游刃有余。

人在屋檐下,厌极又能怎样?

厌极伪善 厌极无能。

是我太无能。

我不会对着一个熟人说“我没有朋友”这种明知故伤的话

准确的说

我们都至今仍未遇到知己。

年复一年。

就是这样的。

似乎你不表现柔弱

就活该被粗糙对待

你不说句“我也很痛。”

他们就把你当作猪牛马。

那么
还想死多少次你才会记住
能信的只有你自己?

如果你看到了迄今为止我的全部人生

会不会紧拥着为我落泪呢

生而孤独

笑而悲壮

© 野马。Hugh | Powered by LOFTER